书摘:书店日记(上、下)

2022-10-07 20:51:17
不知何故,墙上的照片——丈夫穿着挺括的RAF[52] 制服,妻子则是个游览巴黎的少妇——会带给人某种愁绪,而在处理尚有子女在人世的过世夫妇的旧藏时则没有这种感觉。

2022-10-07 20:51:53
这个女人的藏书表明了她是什么样的人:她的兴趣爱好同她本人的密切关系不逊于她遗传下来的基因特征。也许正因如此,她侄子才等了这么久才找我们来看书,就像失去孩子的父母常常好多年都无法接受哪怕是动一点点孩子卧室里的任何布置。

2022-10-07 21:07:01
那种看一眼封皮就能告诉你出版年份、出版社、作者和该书价值的书商难得一遇,而且数量在日渐减少。

2022-10-07 21:09:11
我们都不认为自己适合任何形式的常规职业

2022-10-07 21:11:49
每一次阅读于我都是最纯粹的放纵

2022-10-07 21:12:50
上人家家里收书的时候,那份期待无可比拟。好比撒下渔网,你永远不知道打捞上来的会是什么。

2022-10-07 21:16:18
不管怎样,我都非常反感摄像头,宁可偶尔丢本书也不想在店里装那种冒犯人的监控。

2022-10-07 21:16:51
牧羊少年奇幻之旅
注: 我也看过这本耶。不过谈不上喜欢

2022-10-07 21:24:53
男孩径直走到放童书的地方,在那儿待了一个钟头,直到父母对他说该吃午饭了,才不情不愿地从童书旁的椅子上缓缓站起来,请求母亲给他买本《阿噗角的小屋》[11] 。
注: 多好的小孩

2022-10-07 21:34:39
藏在他外表(还有气味)后面的,其实是一位对书了如指掌的专家。

2022-10-07 21:46:38
她问我多少钱,我指指标签上的6.50镑。她把书一推,转过身去,咕哝着“太贵”,走了。我很肯定她会回来的,所以把定价改成了8.50镑。
注: 店主太坏了哈哈

2022-10-07 21:50:32
那个嫌斯大林传贵的老太太又来了。当看到我已把价格调高时,她对我说我不可以这么做。我告诉她我可以。她很生气,不过还是买下了书,然后咕哝道她不会再踏进这地方一步。

2022-10-07 22:04:52
在耶路撒冷,她出力编出了第一部希伯来语词典。

2022-10-07 22:07:30
如果看到什么能激起我强烈反应的东西,我就买下来。我喜欢透顶也好厌恶至极也罢,我敢打包票它一定能卖出个好价钱。

2022-10-07 22:07:54
我希望每个人都能找到心仪的书,可即便我店里有十万册存书,很多顾客还是空手而去。

2022-10-07 22:42:31
人是离开了,一股怨恨之情依然延宕不去。

2022-10-07 22:44:32
铁路类书籍或许是店里最好卖的门类,这一点在我十五年前买下书店时根本无法想象。
注: 我也不敢相信

2022-10-07 23:35:11
今天收官的顾客是一个年轻的意大利姑娘。她买了一套两卷本的薄伽丘《十日谈》,出版年份1679,在架子上放了起码有十年了。

2022-10-07 23:40:37
有位顾客问能不能拍他朗读最喜爱的书的片段,于是我支起三脚架,让他坐在炉火旁。他读得很优美,用抒情诗一般的威尔士口音读了《寒冷舒适的农庄》[21] 中的段落。

2022-10-07 23:41:36
不管在什么方面都不太尊重我。
注: 哈哈

2022-10-07 23:45:04
现在我店里这本标价12镑,不过我觉得他未必会回来。

2022-10-08 08:11:24
未知之物让人兴奋,这种心情我有共鸣——买书也完全是这样。

2022-10-08 08:13:05
同安娜一起做这种事总是很有趣的:提议的人永远是她,然后上路没多久她就会开始悔不当初地抱怨起来,而且越来越激动越来越可怜。然后,当大功告成,她又会宣告:“哇哦,真是帅呆了。”
注: 有趣的人

2022-10-08 08:18:12
买卖做得很爽气,我俩聊了聊她为啥要卖书。她退休前住在约克郡,她孙女刚获得去牛津大学工作的机会,所以她想靠卖书筹集点现金,尽力给予她经济上的帮助。

2022-10-08 08:18:47
《书商约翰·巴克斯特私想录》

2022-10-08 08:19:02
破产书商

2022-10-08 08:20:40
而我呢——除了一个创意声音制作的硕士学位——完全是自学的,所以可能水平比较次。

2022-10-08 08:21:10
我从不会主动找活儿干:接到的工作已经够我忙的了。再多就过头了。

2022-10-08 08:22:33
不算很值钱,也不怎么抢手,但放在书架上很漂亮,偶尔有些人会出于这一原因买下来。

2022-10-08 08:31:31
妮基今天在店里。听到我后面两天都不在,要先去帮安娜搬家,再去萨默塞特郡参加我老表苏西的婚礼,她简直无法掩饰自己的开心。

2022-10-08 08:34:25
她告诉我她因为她吃苹果太大声,被一位客人“嘘”了。可以想见,紧接着会传来的是故意让人听得见的窃窃私语:“现在的孩子啊”和“她不知道这是家书店吗”之类。

2022-10-08 08:41:15
去年他买了一艘赫尔利22,这种小型帆船号称可以坐四个人,但其实四个孩子上去都会感到拥挤,更别说两个身高超过六英尺的男人了。

2022-10-08 08:44:35
看到我平安到家,她的不快写在脸上。
注: 哈哈

2022-10-08 08:55:04
他太太最近过世了,所以他就要从自己的平房搬去庇护住房[14] 。

2022-10-08 09:03:07
但愿书痴们在店里尽情浏览时,这些东西足以让他们不爱读书的伴侣不感到无聊。

2022-10-08 09:26:53
拜技术问题所赐,两位姑娘没法把书录到网上了,我发给她们的两份薪水算是白费了。
注: 真可惜他不知道手机热点这一功能

2022-10-08 09:31:04
我之前认定他应该不太会聊起自己的情况,结果在把书搬上货车的时候,我问了他一句是什么引起他对南极的兴趣的,他竟出奇地兴奋起来。三十多岁时,他曾是英国南极科考队的成员,为做研究在那边待过好几个夏天。我实在不该小觑买书和卖书的人。

2022-10-08 09:59:10
那个几个星期前买她车的人。
注: 在他买代步车的时候,他不会想到自己几个星期后自己就会死。人生啊

2022-10-08 10:00:30
A9公路蜿蜒曲折,你在独自开车的时候尤其感到长路漫漫,因为大部分路段都没有广播信号。
注: 这可真是让我开了眼界。这可是苏格兰啊

2022-10-08 10:02:00
在过去几年里,每年我都有幸受邀可以在苏格兰最好的鲑鱼水域捕上几天鱼。
注: 幸运的家伙

2022-10-08 10:04:51
他们要搬家,决定卖掉藏书。
注: 移民吗?要不怎么舍得卖掉藏书

2022-10-08 10:06:49
我教育她俩要讲究整洁,她们回敬我说我简直是个挑剔的老妈子,还模仿我的样子。
注: 哈哈。代沟

2022-10-08 10:07:40
他过世的姐妹在“厄尔河上的浩克”[11] 附近的家里有些书(大约800种),问我们能否帮他处理。
注: 知识就这样流通起来。有很多书在图书馆会定期更新移除,但喜欢它们的人永远不会扔掉,直到他们死去。他们的藏书于是又流通起来。

2022-10-08 10:11:33
这些书、画作和家具来自一个大户人家,大宅子卖掉后家族内部就分了财产。这些东西放在农村小屋里显得格格不入,如果它们有思想,当初肯定会觉得买家应该住在更阔气的地方。

2022-10-08 10:14:01
买进色情作品很不好办,绝大多数都无法在亚马逊或者eBay上销售,因为这种书触犯了负责两家公司的假道学们拘谨的神经。
注: 哈哈。我这样老是哈哈评论是不是不太好?哈哈

2022-10-08 10:18:29
他们凭借经营体量可以让亚马逊和皇家邮政给予很大的让利,小型商家根本得不到这种优惠。

2022-10-08 10:20:08
福克纳的《我弥留之际》

2022-10-08 10:22:59
随后她告诉我她有本更古老的书。我这才反应过来她是来跟我比赛的。

2022-10-08 10:28:09
一个看上去年近八十的老太太拿着一袋子书来卖。都是色情书,而且都是1960年代的写真画册。我翻看了一两本,觉得挺有价值,便给了她50镑。离开前她拿起其中一本,说:“看你能不能认出里面哪个模特是我。”
注: 哈哈,人生亮点呀

2022-10-08 10:31:13
我怪罪了劳里一通,然后告诉AbeBooks的那女的(艾玛)我已经把懒惰的员工解雇了,这就是我提升订单完成率的策略。她对此好像十分满意。

2022-10-08 10:31:35
他太太刚过世,但看起来没受什么影响,兴高采烈的。也可能正因如此才心情大好。
注: 作者的嘴可是够损

2022-10-08 10:33:34
不经意听到一位客人在对书架后面影影绰绰的丈夫说:“刚去花园逛了一圈。门上写着‘闲人莫入’,但我还是进去了。真漂亮。”
注: 禁区的魅力

2022-10-08 10:35:54
就我个人来说,我宁可给孩子读仲裁者佩特罗尼乌斯[1] 的作品也不愿推荐《彼得·潘》
注: 虽然我不知道前者是啥,但我也不推荐彼得潘

2022-10-08 10:36:49
把它们弄乱的孩子我是很看不惯,但与此同时,我也觉得这是孩子天性使然。
注: 这和花园里长草需要拔是一个道理。长草也是天性…哪跟哪啊

2022-10-08 11:06:40
到打烊时,我卖出去了六本艺术书。买家很高兴,因为其中有两本他找了好几年。
注: 在纽西兰就没有这样的乐趣。人太少了

2022-10-08 11:09:40
下午有个客人看到我在读这本书,说我如果喜欢《我弥留之际》,应该也会喜欢尼克·凯夫[6] 的《驴子见到天使》。我在小说区域里找到了一本平装本,已经开读了。
注: 他选择的这样的人生,我很羡慕

2022-10-08 11:15:53
妮基今天当班。她找到了两本我昨天没找到的书。书是她加入编目的,可随后她把它们放在了跟数据库里的定位器代码完全不一致的架子上。

2022-10-08 11:30:45
他边喝边告诉我他最近被确诊为白血病晚期。
注: 也许死前主动处理掉自己的藏书可能给书一个更好的归宿吧。

2022-10-08 11:33:21
能否挑对我心目中会员们喜欢的那类书,我对她俩都没有十足的信心,但图书节将近,我实在忙得不可开交,所以除了委托她俩去办,别无他法。
注: 要么是惊喜要么是惊吓

2022-10-08 11:36:26
我算了算,每年我大概搬十五吨书,而这十五吨书起码还要被移动三次。

2022-10-08 12:10:27
一位客人问妮基店里有没有约翰·巴肯的珍本书。她找出一本标价100镑的《有学问的吉卜赛人》[3] ,对客人说可以80镑卖给她,因为店里在办活动。结果这位客人是巴肯的孙女厄休拉·巴肯。
注: 真是无巧不成书!

2022-10-08 12:19:57
我这人懒得去深入了解顾客,这也确有值得指摘之处,但我从来不会对服务生、保洁员或者店员无礼,也希望自己从来没有把任何人当成二等公民对待,只会以牙还牙地反击粗鲁待我的人。

2022-10-08 12:36:29
总的来说,书商不喜欢图书管理员。一本书要卖上好价钱,品相必须挺括,可图书管理员最喜欢干的就是拿起一本外观完美的书,在上面盖满印戳贴满标签,然后——我一点没有开玩笑的意思——在护封上包一张塑料书套,免得它被翻阅的人弄坏。

2022-10-08 12:37:51
她守寡的母亲也过世了,下星期房子就要挂出去卖。她从伦敦专程赶过来,明天晚上之前房子里的书一定得清走。
注: 人生啊

2022-10-08 12:43:39
要袋子的顾客的数量明显下降了,尽管当你问英格兰人收取5便士时,他们往往一脸愤慨。我怀疑他们没意识到现在这已经是成文的法规了,还以为贪婪的苏格兰人在薅他们羊毛呢。
注: 这跟中国各省份之间的各种偏见有一拼

2022-10-08 12:46:18
那个男的要卖书是因为他太太癌症晚期,他准备送她去护理中心。他买了套小公寓,这样能离她近些,但放书的地方不太够。我给了他40镑,买了大概六十本书。

2022-10-08 12:46:47
除了你给自己制定的一套规则,并不存在所谓的惯例。

2022-10-08 12:47:03
我给弗洛发了封邮件,问她明天有没有空过来待几个小时——就是想让伊娃有个同龄人做伴。
注: 体贴

2022-10-08 12:53:22
她做得远比我预想的认真,以至于开发了一套建立在五条标准之上的评价体系:卡片背后的引文她必须看得懂。
卡片正面的图片必须与背后的引文有关联。
卡片必须是循环使用的。
必须让她发笑。
引文必须跟文学有某种联系。
注: 有趣的女子

2022-10-08 12:54:22
我原以为他对科技一窍不通,所以才通过我而不是亚马逊或者AbeBooks购书,可他其实对电脑相当au fait[27] ——他只是更愿意支持当地的书店。

2022-10-08 13:09:21
找不到两个亚马逊买家要的书,只好给他们写了奴颜婢膝的道歉信,希望不会给我差评。
注: 哈哈。该服软就得服软,不丢人

2022-10-08 13:10:27
发现订书钉枪好像坏了,于是把手放上去试了试,这时它决定复工了。
注: 愚蠢的人类

2022-10-08 13:11:49
一个大约五岁大的小男孩独自来到店里,问我们能不能帮他选个送给妈妈的生日礼物。他身上有4镑。问了问,原来他妈妈喜欢园艺,于是我们为他选了本关于盆栽园艺的书。书标价6镑,妮基4镑卖给他了。

2022-10-08 13:16:40
麦田里的守望者

2022-10-08 13:46:07
其中有若泽·萨拉马戈的杰作《失明症漫记》和安东尼奥·塔布其[16] 的《佩雷拉的证词》。这两本书,一个意大利朋友都送过我,因为我对当代欧洲小说的无知把他给吓坏了。《佩雷拉的证词》我很喜欢,《失明症漫记》则令人惊叹。
注: 书单又变长了

2022-10-08 13:53:05
利润虽然微薄,总好过歇业,一分钱没有。
注: 每单利润其实还行,就是日营业额太低了

2022-10-08 13:54:14
圣诞节和除夕之间的一星期肯定是值得开店的——这段时间里,人们会回来和亲人度假。不过他们很快就会发现,亲情这东西,相隔数百英里时要比共处一屋时浓烈得多。
注: 太真实

2022-10-08 13:55:09
这一星期里,书店会很忙,到处都是在一年最黑暗的月份跟亲戚近距离相处了太久的人;他们没办法逃走,只好聚集在书店里看书消磨时光——通常都会买上几本。
注: 刻薄,看来是读书人的通病。我也挺刻薄的

2022-10-08 13:56:57
有位顾客打电话来找本书。
女人:“图书节时我在你店里的新书区找到一本关于破败的旧花园的书。能告诉我书名吗?”
我:“恐怕不行。但我知道你要的是哪本书,我很乐意寄给你一本。”
女人:“为什么不能告诉我书名呢?”
我:“因为我一旦告诉你书名,你就会上亚马逊买一本。”
女人:“不会的,我会让我妈来你店里取。”
我:“噢,那敢情好。那么能否告诉我你的信用卡信息和你母亲的名字?你一付款书我就给你留着。”
这时她挂了电话。
注: 没法不刻薄,斗智斗勇。

2022-10-08 14:01:07
她拿出一个缠着“减价”胶带的盒子,里头装着一只“小猪佩奇”蛋糕。
注: 如果有好的收入,谁爱买特价的东西?也不一定,苦惯了的孩子有了好的收入也还是买便宜东西(美其名曰高性价比。惯性的力量

2022-10-08 14:05:16
这星期,有好几个来店里的客人抱怨忘记带老花镜了。这很不寻常。跟妮基提起,她却说她也经常忘带这东西。
注: 顾客老了,店员也老了

2022-10-08 14:07:48
今天有个上了年纪的客人拿着本书一步一拖脚地走到柜台前,神情很是激动。“这本书卖多少钱?”那是一本拉丁语教科书。他急切地翻开书,指了指环衬上用水笔写的名字:“这书以前是我父亲的。”标价是4.50镑,不过我说可以免费送给他。我不记得书是怎么来的了,但我看他找到书那么高兴,不这么做好像说不过去。他是从肯特郡来这边度假的,所以这本书可能来自几年前我在坎特伯雷[2] 郊外的一栋宅子里买到的一批书。

2022-10-08 14:09:23
跟许多要清掉藏书的人一样,他们要出售这座宅子,找个小一点的住处,眼下正在看一套格拉斯哥西区的公寓。
注: 等我老了怕也要换生活便利点的小房子,好在纽西兰的老年公寓很发达。

2022-10-08 14:23:41
我对妮基说找不到粉刷匠来给卡勒姆装了隔热层的那面墙收尾,而我需要圣诞节前就搞定这件事。她说了句“交给我吧”,便走出了店门。五分钟后,她带着一个叫马克的人回来了,他看了看要干的活,说明天可以来刷墙。原来她刚才去了公共汽车站,对着排队的人问:“这里有粉刷匠吗?”他说他正是。

2022-10-08 14:33:28
在跟一个卖家讨价还价的过程中,他的藏书看上去就像一份光鲜亮丽的奖品。等到价格谈拢、握手言欢、支票离手的那一刻,书就成为了我的重负——我得把它们装箱、搬上车、卸货、检查、挂到网上、定价、上架,然后才能看到我的投资一点一点有回报。

2022-10-08 14:37:46
我们同尤恩聊起天来,原来他的美国女友让移民当局给赶走了,这跟安娜的遭遇出奇相似。2010年,安娜也被驱逐出境过,理由是在没有居留签证的情况下无意间让入境次数超过了许可范围。最后花了九牛二虎之力和很多钱她才得以回到苏格兰——这个所谓的愿意接纳一切受过良好教育的、有才智的、努力工作的人的国度。

2022-10-08 14:39:58
上午9点开的店。到下午2点为止,店门一共就开了三次:第一次来的是邮递员凯特;第二次是我爸,他来送报纸;第三次是我爸离开五分钟后的一阵狂风,因为他没关好门。
注: 他应该上脱口秀舞台

2022-10-08 14:44:49
3点55分,一对小夫妻来到店里,从书架上取了一堆书坐在炉火旁读了整整一个半小时。5点25分,我说书店要打烊了。走的时候,他俩啥也没买,任凭那一大堆书乱摆在炉火旁边。
注: 把书店当图书馆的人

2022-10-08 14:54:03
这并不是一个贬损书本价值的缺点,而是意外之喜——可以借此一瞥跟我读过同一本书的另一个人的思想。
注: 同意

2022-10-08 15:10:16
不管怎么说,我会尽一切努力不让这艘船沉掉。这种生活比给别人打工不知道要好多少。

2022-10-08 15:39:05
凡人之心
注: 第一部里这本书被翻译成《赤子之心》我觉得《凡人之心》这个翻译更好一点。噢,原书名是 any human heart

2022-10-08 16:39:34
《寂寞芳心小姐》

2022-10-08 16:44:47
他还告诉我两个星期前他也来过一次,为他朋友德瓦尔德勋爵送葬。听到他过世了我有点吃惊,因为他是店里的常客,不怎么说话,读书口味很杂。经常只有在别人告诉你书店的某位常客已经去世的时候,你才会意识到确实有一阵子没有见到此人了。

2022-10-08 16:57:02
我说可以付给她10镑,闻听此言,她登时一把夺回书,一边冲出店门,一边说道:“那样的话,我还是捐给慈善商店吧。”
明天我准备去慈善商店花5镑把书买回来。有种人一心觉得人人都打定主意要占他们便宜,而且他们明显认为,把一个人愿意出价购买的东西免费送给另一个人是在以某种方式惩罚那个出价的人。世界并不是这样运转的。
注: 说得好

2022-10-08 17:10:55
靠近赤道,所以夏天里最难受的是白昼太短。

2022-10-08 19:03:10
妮基拿出一个做完新造型的“贝兹娃娃”。跟我长得一模一样。
注: nikki 有没有在暗恋店主?

2022-10-08 19:04:50
这一行里最快乐的人并非最富有的人,而是最懂得知足的人,他们热爱自己的职业,把买书卖书看成莫大的荣幸。

2022-10-08 19:05:24
带书来卖、你给多少钱都欣然接受的顾客和从你店里买书时不怎么讲价的,也是同样的人。

2022-10-08 19:06:37
我放弃过好几次交易,因为卖家的要价超过了我准备支付的价码,而大部分情况下,他们在其他书商那儿失望地碰了壁之后会回来找我。
注: 这是诚实的回报

2022-10-08 19:08:29
一个客人挥舞着一本关于刺绣的书来到柜台前,说:“我并不想买这本书,但我看到它出现在集邮类书的区域,觉得完全放错了地方。”
注: 可爱?讨厌?啊哈,兼而有之!

2022-10-08 20:53:36
邮递员凯特送来一封邓弗里斯的安东尼·帕克的信,问我是否有空去看一看他的书,因为他就要住进护理中心了。

2022-10-08 20:58:16
当我沿着那条崎岖的农场路,驶向他那座偏僻的小屋时,我才反应过来,好几年前就来过了,还从他手里买了书的。那时他太太还在世,他行动非常自如来着。如今就他一人了。
注: 人生啊

2022-10-08 21:49:42
“鼹鼠人”仿佛是迪肯先生矮个、没钱、近视的远房亲戚:胡子刮得深一块浅一块,衣服的材质是涤纶,而非QC身上那种丝绸[32] ,但他对知识的贪婪渴望却丝毫不逊于迪肯先生——甚至可以说在他之上。他默不作声地在店里钻来钻去、找书翻书,几乎让旁人无法察觉他的存在,随后突然出现在柜台前,头发蓬乱,牛奶瓶底一般厚的眼镜后面是一双眨巴着的眼睛。他拿到柜台结账的书,题材总是不拘一格,而且很少少于十本。不过,和迪肯先生不一样,他从来不说话,也避免眼神接触。从他开始到我店里来买书至今五年多,他没有说过一句话。他永远只用现金;付款时,从他破旧磨损的皮革钱包里费劲地急急忙忙掏出钱来。比起迪肯先生,他个子很小,除了间或瞥见他在店里如挖隧道般穿行的身影,他来柜台前结账时,我只能看到他上半张脸。我不知道他的名字,十有八九他也不知道——或者不想知道——我的名字。
注: 很怪的人,不是吗?

2022-10-08 22:08:45
也许我对上星期在炉火旁读了一上午这本书的客人有点苛刻了。也许正是他向这个人——买下书的这一位——推荐了这本书。

2022-10-09 08:34:16
一个对另一个说:“这店没什么可逛的,尽是些书。”
注: 这是对书店最好的赞美

2022-10-09 08:36:10
大半个下午,他都躺在柜台上,但凡有人敢凑过来付钱,他就发动攻击。

2022-10-09 08:39:53
一个男的拿来了一整套《苏格兰统计报告》(21册,1791—1799)。大部分品相都很差,不过内部挺好。眼下“苏格兰室”的架子上已经有一套了,而且我两年前买来后一直没卖出去。不知为何我给他200镑买下了这套书。
注: 因为内心认同它值更多钱。

2022-10-09 08:44:34
回家时我顺道去了克罗斯希尔(距威格敦大约30英里)的一栋宅子,好几年前,我曾从这户人家买过书。现在住在里面的是当时卖书给我的人的女儿;两位老人搬去养老院了。

2022-10-09 08:52:37
个体户——大部分零售行业的人——的法定假日和大多数人的法定假日,完全不是一个概念。对大部分国人来说,法定假日意味着一个长周末:休息一下,度个假。但对我的生意而言,放假期间店里会来很多人,人们想消费,所以到头来,我不仅没法休息,还比平时的周末工作时间更长。

2022-10-09 08:54:27
快打烊时,来了一大家子——可能有十五个人。他们人好极了,而且都买了书。是其中一个女儿不让家里人去盖勒韦的其他旅游景点,坚持要先来书店。
注: 这个女儿必有出息!

2022-10-09 09:02:49
今天的订单里有本书,是我不想要而妮基偏要从那个爱尔兰人卖给她的几箱书里抢救回来的。书卖了30镑,她毫不掩饰看到我犯错她感受到的快乐。
注: 人皆犯错,没有固执己见,所以还是相信了Nikki的判断。不错

2022-10-09 09:09:59
所有骑行爱好者都是一个样:径直去找全国地形测量地图,仔细查看,规划骑行线路,然后空手离去。
注: 别抱怨了,人类差不多都这么抠门

2022-10-09 09:10:44
通常我开始读一本书就会一口气读完,但读这本的过程中却会不时插进别的书。也许我潜意识里想把这本书读得久一点。
注: 是呢,读完了就会放在一边。好书是一个好朋友,然而迅速的读完一本好书就不得不和它告别。所以,很纠结。我不管,碰上中意的书我就要一口气读完。其实也不然,这本书我已经读到了第三天,刚刚读了一半?

2022-10-09 09:18:03
她说这本书她至多出2镑,于是我把书重新上了架,标价8镑(网上第二便宜的一本卖12镑)。
注: 店主可爱

2022-10-09 09:18:58
他们后期的出版物——1850年以后——非常令人腻味,有浓厚的说教气息。
注: 没人喜欢被说教,所以,看好自己的嘴巴

2022-10-09 09:23:48
《时间箭》读毕。

2022-10-09 10:35:42
我不敢说妮基喜欢她,但伊曼纽埃拉根本意识不到妮基的轻慢,说来也是福气。
注: 我也喜欢大线条(大大咧咧不在乎鸡毛蒜皮)的人

2022-10-09 10:39:10
伊曼纽埃拉看到死鱼好像很害怕,指着它的头,说了好几次“可怜的玉”,结果她吃了差不多半条。
注: 真实的人类

2022-10-09 14:39:45
藏书显然是他生命中重要的一部分,而没了书店,这爱好也就没什么乐趣可言了。

2022-10-09 14:44:16
去凯利宫酒店庭院里的一栋宅子看一批书——主人是位老太太,她要搬去老人院了。

2022-10-09 18:30:21
美国内战题材的书在店里卖得非常不错,而入手一批藏家在收藏过程中明确知道他在买什么的书,永远是件美好的事。

2022-10-09 18:49:07
一向是5点起床

2022-10-09 19:31:37
我有次在伦敦需要坐巴士去某个地方(忘记是哪里了)。车费是45便士,当我把一张1镑的苏格兰币递给司机时,他拒收。最后我只好为这点车费开了张支票给他。
注: 英国可真是太有意思的一个国家

2022-10-09 19:44:02
我今年感到特别抑郁,宁可选择一个人去游泳。

2022-10-09 19:45:39
我的成就实在比不上他。
注: 得了吧,成就有很多标准。

2022-10-09 19:47:29
所有东西(家具、画,等等)都是我从拍卖会上买的——其中包括一张装在镀金画框里的巨幅爱德华时代照片,上面是三个男孩的人像。“蚊子”活动的主题是“所失与所得”,参加的人可以讲讲关于他们所失和所得之物的故事。有个女的从开始坐到最后,随后举手示意要说话。她指了指那幅爱德华时代的照片,说:“我从柴郡过来参加图书节。照片上中间那个男孩是我叔叔弗兰克。大约十年前,我们不小心把它送去拍卖了,自那以后一直在找。”
注: 多么巧!

2022-10-09 19:53:21
我记得我的买入价很低,而既然她远比我有权拥有它,我对她说我可以免费送给她。
注: 善良的家伙

2022-10-09 20:07:32
她打包的时候,我问她有没有记得带护照,她回答道:“护照?我从来没办过护照。”又问了几句才知道,她旅行的地方——她去过不少地方——都是欧盟成员国,只需意大利身份证就够了。
注: 欧盟方便了多少人,可惜后来英国退出了欧盟。

2022-10-09 20:25:10
又是一个寡妇要卖掉她亡夫的藏书

2022-10-09 20:27:17
大师和玛格丽特

2022-10-09 20:29:38
我:我想要一场维京海盗船上的葬礼。
妮基:办八到的。唯一接近的办法是吉卜赛式葬礼。你先得给自己造一个移动小屋,然后点火烧掉它。噢,等等,那时候你已经死了。你得叫别人放这把火。
注: 他们在两年前就讨论过这个话题了,对话一模一样。人的大脑啊…

2022-10-09 21:13:36
随着十二月一天天过去,每一周都会有更多人去世,到圣诞节当天,已经没有地方贴讣告了。
注: 寒冷是杀手,对不对?

2022-10-09 21:15:42
我不知道究竟哪个更令我难过:是听到她不准备回来的消息,还是看到她即将离开一份她曾那样明白无误地热爱着的工作时她那么高兴的样子。书店的一个黄金时代要结束了。
注: 结束了。没有不散的宴席,但还是感到遗憾。
多看笔记 来自多看 for iO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