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雀

1000.jpeg

这些天受疫情影响,我只能在家工作。我的工作台的右侧,就是正门门前的那块空地。平常我们都是使用后院的门,正门极少使用。这块空地就成了麻雀经常光顾的地方。

而我呢,工作累了,或者想偷懒的时候,往右一瞥往往就会看到它们或者在玩,或者在吃东西。虽然并没有人惊吓它们,但我却感到它们不像新西兰别的鸟。那些鸟大多大大咧咧的不怎么怕人,甚至懒得飞,即使你驱赶它们,它们也经常用快跑代替飞。麻雀总是警觉的,不论是吃还是玩,都是玩一秒钟或者吃两秒钟,就赶紧四顾看看有没有危险。我从没有看到过它放松的时刻。

这么警觉的动物会活得很长吧,并不。日日过着担惊受怕的生活,怎么可能长寿呢。查了一下,果然。普通麻雀在野外的寿命也就三年。

可爱又可怜的小精灵啊。